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苔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日志

 
 

忆 戏   

2014-02-16 02:17:34|  分类: 真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来吗?我家门口唱大戏了。我们可以听一听这些看戏的老人们讲他们以前的光景,听他们说戏里的故事。今天听妈妈说明天有戏可以看了,我就开始怀念起小时候带看戏的老人,又开始记起我的儿时和这看戏的种种。
那时候,全村的人和外村喜欢看戏的人都赶来我们村看戏,通常从外村赶来的那些人都会安排好自家的事然后就借宿在本村的亲戚家中几日,等看完戏再回去。姨奶就住在我家,我和奶奶,姨奶这几日便睡在奶奶的土炕上。
戏台就建在大队的院子里,而我家就住在大队院隔壁的隔壁。小时候的印象里,大队的院子真的很大很大,大到到家门口所有的玩伴都是在那里学会了骑单车,还有玩有捉迷藏、打沙包、大人们也都在这院里下晒麦子,晒玉米。那时候我们一起玩游戏,一起帮忙收麦子,谁家在开饭了,家长只要朝着大队院里喊一声小孩的乳名,通常都是很家常的名字,这里承载了我们部分童年。
那时后,每天第一出戏演出时间都是在吃完晚饭后,我想是因为白天要做工只有晚上才有时间消遣吧,戏台前的半个院子总是挤满了人,而月光下的树影又洒满后半个院子。还有一两处,贩卖着零食与玩具的小贩们,他们支起简易的钢丝床上面摆放着小零食与小玩具,这些小东西足以让我们很开心,我长到现在还是忘不了酸梅粉那种小零食,可再没吃到过。院里还有散落在几处卖糖葫芦的人,他们在车头架起一根木棍,上面插满了糖葫芦串,而他们也总是一直腿架在车杆上认真的看戏。也总有一些小孩在台前和小摊前追赶,故意引得大人的怒气,他们则嘻嘻扮着鬼脸。我总是夹坐在奶奶和姨奶奶所坐的长凳上或是窝在奶奶的怀里,那个时候总是因为听不懂戏无趣的故意扰乱奶奶和姨奶奶听戏。姨奶奶总是假装很生气的的吓唬我。事后我还总觉得姨奶脾气很坏。那个时候我也不敢去戏台后的厕所,因为厕所的入口正对着戏台化妆间的入口。两个都是用用老砖架起的形拱,没有门,我总是很害怕路过那个拱形看到挂在墙上长胡须、长头发。也总是怕在角落的厕所,怕有什么鬼怪,尽管由奶奶陪着总是急匆匆的,时隔很久后还是很害怕经过那……再然后就有很多年没有看过戏了,看戏也由每年的一次变成了多年后的一次,具体我也记不得了,这一次更像是一种恩赐,但年味越来越淡了……人情味好似也越来越淡了……时间也很久了,久的我我必须长大了,可在家里呆的时间也越发的短暂与急促。伴随着这些,四年前我姨奶去了,两年前我奶奶去了。家的味道,好像再也找不到了。
我越来越怕失去了,长大了的我,还是没变,从来都是胆小的孩子,习惯了不安。

听说明天会有雪,我不知道雪会不会来,戏会不会唱唱,明天我会不会敢定定地看看那个拱形门,敢不敢试着进去一下下。
小时候。虽然听不懂戏,但总会牵着奶奶和姨奶奶的手早早的赶到院里占靠前排的位置,现在能听懂戏了,又只觉得是在替奶奶听戏,像在找寻着什么,听得不够单纯,我想我还是不爱听戏,我只是怀念我的奶奶,所以我从来从未能感受得到奶奶他们听戏的乐趣与怀抱的心情,我是永远不会也感受到了。很可笑的是我竟只喜欢戏里的脸谱与服装。
乱糟糟的记起了这么多,看来,我也挺能碎碎念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